[鸣佐/光亮/花流]物以类聚 03

这章基本只有光亮夫夫秀恩爱,鸣佐夫夫打个酱油……就不打花流tag了w

 

 

 

 

03、(进藤光の场合(x

 

 

 

  究竟该称这样的情绪为什么呢?

  坐在棋院的沙发上,进藤光盯着摆在桌面的柠檬茶铝罐,手撑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他从前并没有发觉,塔矢亮之于自己是那么特殊而重要的存在,虽说早已经明白两人不仅仅是棋场相逢的最佳对手或是心有灵犀的良师益友这么简单,但总不至于有人说他不够优秀、自己的心里就仿佛燃起了无法抑制的某种怒火,必须要与对方一较高下才肯善罢甘休。

  明明就算不与他们争辩,也不碍着自己什么事的啊——柠檬茶铝罐上依附着水珠恰如同进藤光额头上缓缓滑落的汗水,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搞得像是塔矢比自己还要重要似的?

  况且,鸣人倒还是有争辩的理由。毕竟那个宇智波是他的恋人。那么,自己又是怎么回事呢?

  “进藤,这么快就结束了?”

  从身后传来塔矢亮熟悉而明快的嗓音。光无需回头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今天肯定还稳坐着长达数日不败的纪录。

  塔矢亮走近,靠在沙发的一侧,略微低垂视线注视着进藤光。光愣了愣,这才想到要回答他的问候。

  “……嗯、是啊。今天的院生太弱了。”

  “刚才得到头衔,就开始自满了吗?”塔矢亮轻叹,勾起半边嘴角,微微俯身凑近了光:“——进藤本因坊。”

  胸口阵痛,像是心跳过于急促所造成的。究竟是因为他极少称呼自己为本因坊、还是那张清秀犹如女孩子般的面容突然靠得太近呢?进藤光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只顾着将逞强的话语脱口而出:“用不着你来提醒,好好保持自己的头衔吧!塔矢名人。”

  在如同小学生般的强词夺理之间,他却忽然感到松弛了些许。

  这才是应有的距离。或者说,这才是一向都被刻意维持着的、进藤光与塔矢亮之间的距离。

  而亮却无心在这种无谓的争吵中恋战,只是撇开视线,兀自笑了笑,继而走向一旁的自动贩卖机,按下了一罐咖啡。然后在进藤光的身旁坐下。

  “呃、那个……对了!”光十分不自然的引出自己踌躇已久的话题:“塔矢,你有兴趣见一见我的一些朋友吗?虽然他们不是棋士,也不懂围棋……”

  “你什么时候交了新的朋友?”“嘭”的一声拉开铝罐的拉环,塔矢挑眉反问道。

  “社交网站,是和我们差不多大的高中生啦。”光抓了抓后脑勺:“怎么说呢……他们,想见见你。”

  “就因为他们想见我?”亮微微眯起了眼睛——光这才注意到他眼睑下方浮现出来的淡淡的黑眼圈。

  “进藤,你不是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也就只剩下这一点和你聊天偷个闲的时间了。”

  “我知道……”光不免惭愧的垂下了脑袋:“对不起。”

  话虽如此,可是得到了光的道歉,亮却没有因此而感到任何的宽慰。他忽然发觉,自己最近有些太过焦躁了。安排得过于紧凑的应酬和棋局,让塔矢没法在所有人面前都保持着一向的温文尔雅——尤其是在进藤光面前。

  “……有机会的话,再说吧。”他仰起头将咖啡一饮而尽,亡羊补牢般在离开前低声对光说道。

  目送着塔矢亮走远的背影,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把塔矢惹恼了、对于自己的小小谴责,另一方面,比起这件事,此时那种令他不安的心情愈发使他感到困惑了。

  他无奈的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向下滑动着,看见标记着“漩涡鸣人”时,忽然想到了一句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

  ——大概是这样说法吧?于是他飞快的发送了一条短讯:

  【鸣人,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现在正好是午饭过后的休息时间,想必鸣人应该不会太忙吧?光默默的想。

  应验了他的猜想,很快便传来了鸣人的回复。

  【说吧说吧!发生什么啦?】

  虽然上回闹得不可开交,但实际上也都成了过眼云烟。当天晚上他们便又在讨论群里聊起了午餐的拉面。纠结于此的,仿佛只有进藤光一个人。

  他想了想,敲下一段长长的感想——或者说是“症状”更为恰当:

  【关于上次和你们说到的塔矢……从最近开始,准确来说也不是最近,但是的确是从最近才变得非常严重的,我好像变得特别在意他的一举一动,担心自己惹他生气,连架也不敢吵了……你说,这算是什么啊?】

  对啊,这算是什么呢?仿佛是埋在土里的一颗种子,向来没有去刻意的浇水施肥,但是在经过了寻常却又注定的阳光普照、雨露滋养,不知不觉间,似乎也迎来了破土萌芽的时日。

  友谊再往上延展,是什么来着?

  在光大口大口的喝着柠檬茶的间隙,手机传来了短讯提示的震动。

  来自鸣人的回复,莫名的变成了极为平静冷淡的语气:

  【虽然搞不懂你说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我认为你应该是喜欢上他了。而且是从很久以前。】

  进藤光险些一口柠檬茶喷了出来。他连忙拍拍胸口缓了缓,又重新将短讯看了一遍,思考起来。

  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地方。

  【是这样么?虽然有点意外……不过,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告白】

  连标点都没有的直接果断。

  光愣住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些颤抖,绝不是柠檬茶太冰的缘故。回想起与塔矢亮共同的回忆与经历,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脸。

  在此之前,光从没想过自己会向一位同性告白。但是,如果告白的对象是塔矢亮,一切好像又变得可以接受了。

  这大概,就是亮之于自己的特别之处吧。

  【可是,要怎么告白啊?】他连忙询问鸣人。

  【随你喜欢。总之,只要把心意传达出去就行了。】

  从对方平静的回答中,光似乎获得了极大的勇气。毕竟鸣人在这方面足以算得上是他的前辈。光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不禁微笑着写下回复:

  【谢谢你鸣人,我会试试看的!下回请你吃拉面!】

  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出这样由衷感谢的短讯,修长的手指果断的按下了锁屏的按键。

  鸣人最近还真是交了些奇奇怪怪的朋友啊——望着被班主任叫去走廊上谈话的鸣人,宇智波佐助将他的手机塞回柜桶,望着窗外的天空,长舒了一口气。

 

***

 

  虽然在一番提点后感到茅塞顿开、决定采纳来自于更有经验的朋友的提议,但进藤光却仍然没有从纠结中脱离。

  到底该怎么告白呢?

  面对实力不容小觑的院生,光直到晚上下班时才终于有了思考这个问题的余裕。

  原本他每天的下班时间都是和塔矢在一起的。无论是闲时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再去棋会所下几局,还是忙碌时一起走到地铁站再各回各家也好,总之,像今天这样刻意躲着塔矢亮,似乎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今天是个意外。倘若在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后还像从前一样面对他,进藤光觉得,自己做不到。而且也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似乎是寻找进藤光无果,塔矢只好一个人离开了。于是光终于从角落里悄悄地走出来,开始跟随在亮的身后。

  明明是熟悉的路程,可是却只能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塔矢的背影。要是不用说、塔矢就能明白该多好——下班时间人山人海的地铁车厢里,光无奈的叹息。

  现在正值初夏,适合告白的节日都已远去,着实让他犯了难。如果节日气氛浓厚些,或许还能更轻松坦荡、更顺其自然……

  不过,说到顺其自然的话,也没有谁规定非得在情人节告白吧?进藤光想了想,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可是,塔矢如果不答应可怎么办?一般来说的话,这种状况,岂不是连继续做朋友都很尴尬?与其一句话破坏这份如此珍贵的羁绊,倒还不如沉默下去更为合适。

  要不,还是算了吧——光抿了抿嘴唇。

  然而地铁却在此时靠了站。车厢门飞快的打开,站在不远处的塔矢亮快步走出车厢。光只好顺着人潮一同挤了出去。

  出了地铁站,沿着大路往深处走,通往塔矢家的小路上并没有多少路人,因而格外僻静。周围的路灯尚未点亮,进藤光躲在巷尾,注视着塔矢亮的背影在夕阳的光线里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

  告白吗?不告白吗?光双手插进裤袋里,拧着眉头踢开脚边碍眼的易拉罐,却被因此而弄出的清脆响声惹得更加没有头绪了。

  眼见塔矢的身影就快要从巷尾消失,光紧随他的步伐,拐进巷角。这已经是最后的藏身之处了——塔矢家就坐落在前方。

  “啧……”

  光焦躁的抓了抓头发,视线无意中瞥到了墙头上。一只野猫正静悄悄的以打量不速之客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他这才发觉,自己的行为有点像个跟踪狂。

  曾几何时,塔矢也是这样忽略了沿途的风景,一路追赶着自己呢?

  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无论如何还是试试看吧。光有些狼狈吞了口唾液,默默的攥了攥拳,仿佛下定了极大的决心。

  “你还想跟多久?进藤光。”

  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塔矢亮略微低沉的声音。

  躲在墙角的光闻声不禁后脊一凉。他还没来得及想好托词,塔矢亮便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昏暗的角落里,唯有塔矢略含嗔怒的双眸是明亮的——里面倒映着神情狼狈的进藤光自己。

  “我、呃……”

  “有什么事吗?”亮打断了他的支支吾吾。

  光勉强笑了笑,连连摆手:“也没什么事……”

  “少糊弄我了。”亮直视着光的双眼,仅仅如此,就已经有足够的气势将对方给逼到了墙角:“明明就是有重要的话要说,否则你为什么会一路跟到这里?”

  后背紧贴冰凉的墙沿,早已把进藤光内心翻涌的粉红气泡给驱散得一干二净。他没好气的反驳道:“我散步!散步不行吗!”

  “别找借口了!”亮“咚”的一声单手将光锁在了墙边,怒斥道:“我最讨厌你这个样子了!”

  传说中的、壁咚吗……?进藤光的视线悄悄地瞄了瞄塔矢亮横在自己身侧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想。

  粉红色的气氛,不知不觉间竟又飘了回来。

  事到如今——光想,也实在是没有退路了。

  “……那我说咯?”

  塔矢的目光这才稍微柔和了些许:“说吧。”

  仿佛将有生以来全部的勇气都凝聚在了这个片刻,进藤光冲面前的人奋力喊道:

  “……塔矢亮我喜欢你很久了——!!”

  从远空传来归鸟的轻盈长鸣。继而便陷入了惊心动魄的沉寂。

  他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着亮,只是一味的盯着地面。视线里的细小尘埃都在不停的颤抖。

  “……嗯,我知道。”

  过了一会儿,塔矢亮平静的回答。

  “哈……?!”

  “……我以为,你至少得再等个两三年才会亲口说出来呢,”亮的语气十分轻松,如同是在谈论着今天晚上吃什么一般随意的话题:“怎么说呢……我还是稍微有点惊喜的。”——就好像餐桌上出现了自己喜欢的佳肴。

  进藤光的脑回路还没能完全跟上塔矢亮。“所、所以……?”

  “我接受。”亮微微扬起唇角。“快点回去吧……晚安。”

  他说着,飞快的凑近光的脸颊,在对方尚且没反应过来的间隙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然后留下愣在原地的进藤光,步子轻快地走进了自家的院子。

  安坐墙头的黑猫见状,“喵呜”一声打了个呵欠。

  原来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是件这么轻松的事情啊。

  下意识的抚摸着被塔矢亮亲吻过的自己发烫的脸颊,光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街头巷尾的路灯在一瞬间通通亮了起来,仿佛无声却喜悦的礼花。进藤光吹起口哨,迎着分外明媚的前路,脚步轻快的踏上了回家的方向。

 


TBC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