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漩涡 第六章 微笑

  还有两章就能写到审讯室play了我好激动QWQ!

 

 

第六章  微笑

 

 

  自从搬到地下室后,鸣人虽然不可能有重吾那样可以自由外出操场、甚至偶尔还可以跟随佐助乘车外出的特权,但至少其他许多方面的质量都上升了不少。比方说伙食偶尔出现荤腥、每天早晨都不是被潮湿和寒冷扰醒,不过最让鸣人欣慰的、莫过于这里所有的犯人都敬他三分,使得他的言语在“鹰”中也有了一些分量。

 

  不过就算如此,鸣人也绝不可能喜欢上监狱的生活。周而复始的三点一线,天气也渐渐的冷了起来,但迫切的渴望知道真相以及得到释放的心情根本有增无减。

 

  “鸣人,”放风时,重吾拍了拍正在操场上发呆的鸣人:“今天佐助心情不错,要不跟他提一提探视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那家伙心情好了……”单筒望远镜明明就遮住了那家伙的半张脸啊,鸣人心想。

 

  “佐助每次心情好的时候,就会用望远镜观察天空。”重吾解释道:“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信不信就由你了。”

 

  鸣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听从重吾的劝告。重吾的话想来是不会有错的。鸣人抬起头望向站在瞭望台上的佐助。佐助那军装衬衣之上的喉结仰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他的嘴角并不像平常所见的紧绷,而是微微抿成了几乎细不可见的上扬的弧度。

 

  抛开别的不讲,典狱长这家伙、其实是个美人啊——鸣人不经意间也微笑了起来。正如重吾所说,佐助对待他的方式的确发生了细微的改变,或许这其中也有鸣人自己的一些退让。这大概就是初次交锋后所领略到的某种心情吧。虽然现在两人的关系还绝不能算是融洽,但已经没有了最开始咄咄逼人的紧迫感。

 

  今天天气很好,天空湛蓝,万里无云。佐助站在瞭望台上,缓缓地将视线移向下方,透过望远镜,游走在操场上的每一个犯人都清晰可见。这时,圆形的望远镜框内出现了一个张牙舞爪、似乎是在企图吸引他注意力的金发男人。

 

  镜头中的金发男人双手合十,朝他做出了一个请求的手势,附带着脸上诚恳的表情。佐助微微蹙起了眉,但还是向身旁的狱警耳语了两句,然后转身走向了台阶。

 

 

 

  鸣人从操场上被狱警带到了一个房间内的座椅上,虽然没有被手铐铐住,但鸣人也不敢四处乱动。这个透着室外些微光线的房间看起来和普通的囚室差不了多少,但鸣人在进来之前无意中撇到了门口标记着“审讯室”的门牌。不过望着阴暗处似乎已经着了灰的刑具,他便也心中有数了。

 

  这时,宇智波佐助推门而入。他并没有到鸣人对面的长桌边坐下,而是走过来站到了他的面前。见他不是抄着刑具过来的,鸣人悬着的心就咽回肚子里去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诚恳一些:“啊……佐助!那个……”

 

  “我没有准许你叫我的名字。”黑色的眼瞳寒如秋水的瞪向了他。

 

  鸣人只好无奈的撇了撇嘴:“……典狱长大人。”

 

  佐助眨动了一下双眼,恢复最初的平静。“什么事。”

 

  “请问、我可以打电话让我的兄弟们来探视吗?”鸣人小心翼翼的选择好自己的措辞:“没有我的消息他们会着急的……拜托你了我说!”

 

  所以说他才不是铁石心肠嘛——鸣人清楚的看见佐助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即便下一秒就潜入了深潭般的双眸之中,鸣人也还是相信自己或多或少的打动了对方。

 

  “我没有收到你可以准许被探视的命令。”

 

  梦想破灭的有点太快,鸣人没稳住、朝佐助叫了起来:“探视不是最基本的权利吗?我没有提别的要求、只是探视而已啊典狱长!稍微通点人情不好吗……”

 

  话没说完,鸣人就听见一声短促的嗤笑。佐助的神情丝毫未变,微微牵动撇开的嘴角根本不能被算作微笑——鸣人害怕并且厌恶看到这样的场景、以及从宇智波佐助口中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这表明对方显然没有把他的请求放在心上。

 

  “我不跟渣滓谈什么人情。”

 

  “说了多少遍我不是渣滓!!”鸣人大声吼道。审讯室里回荡着令人烦躁的来自于鸣人自己的吼声,让他下意识猛的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与自己一般高的典狱长。他从那双漆黑平静的双眸中看见了自己犹如困兽般狼狈的神情,这多多少少让他心中有些发憷,只好缓缓的坐了回去。

 

  “……我真的没有犯罪——就算这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的吧?”鸣人清楚,在佐助的面前、无论是任何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但他仍然想要告诉他、告诉他有关于自己的真相:

 

  “好歹我也是留过洋的大学生……现在还是村子里的警卫队队长、负责维护村民安全的啊……村子里的新盖的房子和学塾几乎都是我出资修建的。因为我希望能够守护养育我的村子和我重要的人……这样也该被称作渣滓么?”

 

  偌大的囚室里被沉默浸透。佐助缓慢踱步所发出的响声仿佛清脆敲打水面的水滴,鸣人只感觉到周遭的空气越来越凉,让人难受起来。

 

  然而这时、佐助忽然开口道:

 

  “三年军校。以总排名第一的成绩毕业,在宇智波军中担任陆军上尉。后因前线指挥失误,被贬职来到‘鹰’担任典狱长。”

 

  鸣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也能听出来他是在自报家门。仿佛是对自己那番控诉的某种回应。

 

  “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无辜又善良的你、见过上万人的战场么?只因为一个人的一个判断失误,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全军覆没。所以才会沦落到来这种鬼地方看管渣滓的地步!你明白么?你不会明白的!”

 

  佐助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而急促,或许是本人也发现了这点,他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眉峰蹙起、又无奈的缓缓舒展,然后才重新开口:“……呵、没错,你是英雄,我才是渣滓。”

 

  像是自嘲的语气里却又充满了让人无法接近和安慰的倔强与孤傲。鸣人并没有为此而落井下石,他原以为若是听到佐助的这种过去,自己会暗自嘲讽的。他反而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由于自己的原因,而让一个向来习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示人的男人陷入了他所不愿提起的耻辱回忆。

 

  虽然他是一度向自己施暴的冷酷的典狱长,但鸣人心中——至少此时此刻,充满了对他的怜惜,或许还有除了怜惜以外的、一些细小而柔软的心情。即便不能理解战场上隐藏在硝烟和炮火之下的痛苦,可鸣人也稍微明白了一点佐助一直以来的心情。他一定很不甘心吧。鸣人惋惜的想。

 

  “你、你绝对不是渣滓啦……!”鸣人反过头来安慰起他,其中也含有些微道歉的意义。

 

  “……真正的英雄都是胜者。”佐助意味不明的说道:“你没有经历亲身过战争,是不会懂的。”

 

  “你是个英雄、真正的英雄!”鸣人认真的凝视着他:“虽然我的确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我觉得能够驰骋疆场的将领并不一定是英雄,但是心中会记挂着要保护手下士兵的将领,即便失手,也一定是个英雄……!而且你在这里当差也不是耻辱啊、做得好一样会很优秀的……不过、不过啊!我真的不是什么渣滓!不要再叫我渣滓了我说!”

 

  看着鸣人眉飞色舞的自圆其说的样子,佐助无声的笑了。是连眼眸里不常显露出来的情感也开始缓缓流转的、唇角微扬的温和的微笑。此时此刻、鸣人忽然觉得佐助变得真实了起来、谈不上触手可及、但至少不再像是站在瞭望台上那般遥远了。仿佛一下子忘却了所有的事情,鸣人被他的笑容吸引,痴痴地凝滞了目光。

 

  “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听见鸣人这话,那份笑意顿时收敛了七分“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么。”

 

  鸣人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连忙把脑袋垂了下去。但是他忽然感觉、佐助唇角乍现的微笑,就像是这所监狱里唯一可视的、最为明媚的阳光。在初冬渐冷的季节里,还想要再次看见。

 

TBC

评论(2)
热度(16)